◈ 《楚小蘿沈覆》 第11章

第1章

場面很安靜。安靜得有幾分詭異的尷尬。「小蘿姑娘,你在說什麼?」肖霖皺起眉,覺得她的言行很冒犯,擔心她為敬王不喜,就提醒了:「不得對敬王殿下不敬。」楚小蘿已經從敬王平淡的表情看出他不是沈日臻了,她眼睛一酸,眼淚就流了出來。…《楚小蘿沈覆》第11章免費試讀場面很安靜。
安靜得有幾分詭異的尷尬。
「小蘿姑娘,你在說什麼?」
肖霖皺起眉,覺得她的言行很冒犯,擔心她為敬王不喜,就提醒了:「不得對敬王殿下不敬。」
楚小蘿已經從敬王平淡的表情看出他不是沈日臻了,她眼睛一酸,眼淚就流了出來。
美人落淚,總是惹人憐惜的。
沈懲溫柔一笑:「可是身上的傷疼了?來,東西給我吧。我幫你送,你且安心回去養傷。」
他的言語溫柔中帶着熟悉的安全感,像極了沈日臻的語調,可惜,他不是沈日臻。
他伸手來接食盒,她看着他多情的桃花眼,就給了他,同時,想起遲到的道謝:「奴婢楚小蘿,謝敬王殿下救命之恩。」
「無妨。舉手之勞罷了。」
沈懲接了食盒,溫柔一笑,隨後,看向近衛肖霖,吩咐道:「你去御醫院,找段玉卿,他很擅長調理外傷,你讓他拿最好的葯過去。」
肖霖也很擔心楚小蘿一身好皮膚被毀了,立刻應下了:「是,王爺,小人這就去。」
他匆匆跑去了御醫院。
沈懲則拎着點心,推門進了澤恩殿。
楚小蘿還沉浸在沈懲形神皆似沈日臻的幻夢裡,實在不忍離去,就趴到窗戶處,想着再多看他一會兒。
澤恩殿里
沈懲走進來,一眼就看到了盤腿坐在蒲團上的太子侄兒,他閉着雙眼,一手敲木魚,一手捻佛珠,嘴裏念念有詞,仔細聽,是些經文。
「……佛告須菩提。凡所有相,皆是虛妄。若見諸相非相,則見如來……」
是《金剛經》里的內容。
托他這個太子侄兒的福,這段時間,他沒少鑽研佛法。
「無疾——」
沈懲跪坐到他對面,輕輕喚了一聲。
沈覆聞聲睜開眼,見是敬王,低下頭,恭敬叫了聲:「王叔——」
「嗯。」
沈懲點頭應着,他是溫厚的長輩,說話也帶着笑:「還在念經啊?累不累?歇一會吧。也跟王叔說說話。」
沈覆點頭應「是。」
沈懲打開食盒,端出一盤精緻的點心,點心是紫色的蓮花狀,飄散着香氣,看着就很可口。
「嘗嘗?」
他做出「請用」的手勢。
沈覆看着點心,搖了頭:「謝謝王叔,我不餓。」
沈懲笑着勸道:「不餓也可以嘗嘗嘛。這可是你那個新來的小宮女送來的。她在皇后宮中挨了罰,落得一身傷,還不忘給你送點心,可見對你用情極深。」
沈覆聽得皺眉:「王叔慎言。她只是宮女。」
沈懲含笑反問:「宮女怎麼了?宮女就不能對你動心動情了?」
沈覆:「……」
沈懲又道:「聽說她一來,你就用了膳,想來也是合你心意的。」
沈覆點頭承認了:「她確實美麗靈巧,合我心意。」
沈懲沒想到沈覆會這麼說,整個人驚住了。
偷窺的楚小蘿也驚住了:這太子被她撩到了?不會吧!不會吧!真香定律這麼快的?
就在兩人震驚的時候,沈覆來了個大轉折:「可惜,我消受不起,王叔若是喜歡,盡可帶走,也算替我解憂了。」
沈懲:「……」
都合他心意了,還讓他帶走?這太子是修佛修傻了?
偷窺的楚小蘿覺得他是修佛修的沒人性了——她是貨物嗎?還能隨意轉贈?
媽的!狗男人!她氣得心裏扎他小人。
沈懲短暫的震驚過後,又恢復了穩重從容的神色:「那般絕色佳人,太子說不要就不要,倒是大方。」
「阿彌陀佛。」
沈覆雙手合十,一臉慈悲:「我人在紅塵,心在佛門,紅顏於我如枯骨,她留在我身邊實在可惜了。如果她能入了王叔的眼,免遭青春蹉跎,也是我的功德。阿彌陀佛,善哉善哉。」
沈懲見他一派向佛之心,目光漸漸變得玩味:「我以為太子用了膳,便要回歸紅塵了。」
「非也。」
沈覆搖頭,一臉虔誠道:「紅塵俗世,非我所求。我所求,在天地,在如來,在涅槃。」
沈懲目光深深瞧着他,半信半疑:「皇上聽你這麼說,會難過的。我才從他那邊過來,他身體很不好,膝下又無其他皇嗣,急需你執掌沈氏江山。」
沈覆看着他,一臉理所當然地說:「不是還有王叔在?」
沈懲:「……」
是啊,還有他在。他沈懲身體康健,年富力強,合該是下一任的皇帝人選。如果沒有他這個太子的話。
「太子慎言。」
沈懲寵溺一笑:「我只是你的王叔。你這話不得再說。須知隔牆有耳。」
正趴窗戶上偷窺的楚小蘿聽到這句話,以為說的是她,嚇了一跳,加上身子受傷,猛然往後縮的時候,扯到傷口,就痛得「嘶」出了聲。其實,聲音很小,但還是傳進了沈懲的耳朵里。
沈懲耳聰目明,早曉得她在偷窺,暗覺她膽子大。
沈覆也覺得楚小蘿膽子大,但他為了不暴露武功,只能裝作不知情。
兩人心不在焉地又聊了幾句,一個說回歸紅塵的好,一個說皈依佛門的好,誰也無法說服誰。
「罷了。你且再想想。」
沈懲說膩了,便跟沈覆告別,走了出來。
他沒想到出來後還會看到楚小蘿,她站在宮檐下,像是在等他——這小宮女的膽子是真大。都被他發現了,還不躲開?等着挨罰不成?
思量間,就見她紅着臉,動作扭捏,狀似羞澀地走了過來——什麼情況?莫不是聽了太子的話,真想着跟了他?那他是收下還是不收下?
楚小蘿不知他所想,之所以被發現了,都沒離開,也不是想着跟了他,而是想再確定一下他是不是沈日臻。或許剛剛有外人在,他比較謹慎,不敢暴露身份?他那麼神色平淡,也是因為他是影帝,演技好?她這麼一想,又覺得有了希望,哪裡捨得走?至於紅着臉,動作扭捏,純粹是太激動、太緊張了。
「敬~王~殿~下?」
她目光灼灼盯着他,聲音很輕,像是怕驚到了他。
這般小心翼翼的姿態,帶着一種珍惜的意味,讓人心裏很受觸動。
尤其她熾熱的目光。
沈懲覺得她的目光帶了火,能把人燒着。他向來冷心冷情,都覺得心被什麼東西燙了下——這小宮女有點意思。怪不得他那個太子侄兒都誇她合他心意。
「嗯?何事?」
他笑得更溫柔了。
然後聽到她說:「敬王殿下,您真的不知奇變偶不變的下一句是什麼嗎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