◈ 《楚小蘿沈覆》 第1章

《楚小蘿沈覆小說》 第1章

老嬤嬤便拍着楚小蘿的肩膀,細說了:「我不瞞你,姑娘,你們這些人都是要送去伺候太子的。只要承寵,誘太子破戒,回歸紅塵,可不是前途不可限量?」楚小蘿:「……」…《楚小蘿沈覆》第1章免費試讀女人們脫光了衣服,排隊躺到床上做檢查。從頭髮到胸到臀到腳,每一處都被上下其手。好多女人都紅着臉驚叫,幾乎羞囧欲死,尤其是檢查後還要被打上等級。「甲下等。不留。」那檢查的老嬤嬤冷着臉,在冊子上打了個紅叉。那冊子上滿滿的紅叉,已經檢查了十幾人,竟是一個都沒留下來。楚小蘿排在隊伍的末尾,看着這一幕,心裏暗暗吃驚:只是選個宮女,至於這麼嚴格嗎?怎麼感覺像是在選妃?甲下等都不留,那要怎樣的等級才能留下來?「嬤嬤,通融一下吧。我真的很想留下來。求求您了。」那被評為甲下等的年輕女子驟然跪下來,扯着老嬤嬤的衣擺哀求着,兩眼紅通通的可憐。但老嬤嬤冷着臉,看向旁邊的宮女,厲聲喝道:「還愣着幹什麼?立刻拖出去!」兩個宮女忙聽令,把人拖了出去。她們的動作很粗魯,那女人衣服都還沒穿好,幾乎是袒胸露乳地被拖了出去。這要是讓人看到,可怎麼活?這皇宮果然是沒有人權可言。楚小蘿一點不想留下來,她是現代人,還是當紅女演員,身價十個億,只有別人伺候她的份,一點不想留下來伺候人。奈何命運捉弄她,就是拍戲時吊個威壓,怎麼就吊到這裡來了?還穿成了一個出身低賤的揚州瘦馬。這瘦馬也是幸運,瞞着養她的乾娘,偷偷報名參加宮女選拔,還成功入選了,可惜,臨近都城,一場風寒,要了她的命。再睜開眼,就是她楚小蘿了。也是巧,楚小蘿跟原主同名同性,就是年齡相差大了些,原主十六,她二十四,穿來後,年輕八歲,也沒讓她多開心。她不想當瘦馬,也不想進宮當伺候人的低賤宮女,但很多事不是她不想就行的。胡思亂想間,就聽老嬤嬤喊:「楚小蘿,躺上來……脫!」楚小蘿是現代人,還是見過很多世面的當紅女星,一點不扭捏害羞,大大方方脫了衣服,往床上一躺,對於老嬤嬤的揉捏按摸,只當是做spa了。就是這老嬤嬤是不是檢查的太久了?之前的女人沒檢查這麼久的吧?搞得她都有感覺了。老嬤嬤也知道她有感覺了,伸出手指深深瞧她一眼,低聲說:「胸大腰細,冰肌玉骨,活色生香,不愧是揚州最頂尖的瘦馬。」像是誇獎,又像是諷刺。楚小蘿渾不在意,沒臉沒皮地笑:「嬤嬤辛苦了。」想着這老嬤嬤一點不徇私,為了不留下來,等穿好衣服,就往她身前一跪,哀求着:「嬤嬤,我也很想留下來。您行行好,通融一下,給我個機會吧。求求您了。」這老嬤嬤知道她是揚州瘦馬的出身,外加她這種諂媚逢迎的性格,定然會把她趕出宮的。但想像很美好,現實很殘酷。那老嬤嬤依舊是冷着臉,鐵面無私的樣子,卻是說:「楚小蘿,揚州惠安人士,甲上等,留。」說著,在名冊上,打了個紅勾,而在滿滿的紅叉面前,這個紅勾太顯眼了。楚小蘿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:「什麼?留、留?我、我留?」她伸手指着自己,以為自己聽錯了——讓她留下來當宮女伺候人,不如殺了她!「恭喜姑娘。」老嬤嬤道了聲喜,態度也變得恭敬起來:「姑娘請起吧。」楚小蘿站起來,一臉激動,急聲問:「嬤嬤,你是不是哪裡弄錯了?我怎麼會留下來?」她懷疑人生了,從現代穿越過來時,都沒這麼懷疑人生。老嬤嬤盯着楚小蘿過分膨脹的胸,目光意味深長:「姑娘資質絕佳,怎麼不能留下來?依我看,姑娘前途不可限量。」楚小蘿很敏銳,已然察覺到了老嬤嬤話里的深意,忙躬身一拜,問道:「什麼前途?還望嬤嬤指點。」老嬤嬤看她有身段,還有腦子,便有了愛才之心。她揮手斥退身邊的宮人,湊近她,低聲問:「姑娘可聽過東宮之事?」楚小蘿一聽,立刻從原主記憶里搜羅關於東宮太子沈覆的信息——這殷國是新建立的國家,截止目前,一共建國二十年。許是開國皇帝殷琨的殺孽太重,連續多個成年皇子命喪戰場,新生的幾個小皇子又都早早夭折。等到九皇子出生,也是個藥罐子,看着便不是長命的主兒。彼時,殷琨已經四十多了,九皇子如果有個好歹,怕是後繼無人。就在這時,一個得道高僧入宮覲見,說是九皇子可進佛門,以得佛祖庇佑。殷琨沒辦法,就讓九皇子跟他進了寺院,帶髮修行。不想,九皇子修行多年,哪怕被封為高高在上的東宮太子,還是看破紅塵,一心皈依佛門。這可是殷國唯一的皇子,是殷國未來的皇帝,怎麼能皈依佛門當個和尚?聽說皇帝為了太子的事,已經憂思成疾了,但皇族之事,跟她們這些普通百姓有什麼關係呢?楚小蘿心裏這麼想,面上則道:「還請嬤嬤細說。」老嬤嬤便拍着楚小蘿的肩膀,細說了:「我不瞞你,姑娘,你們這些人都是要送去伺候太子的。只要承寵,誘太子破戒,回歸紅塵,可不是前途不可限量?」楚小蘿:「……」果然之前那般嚴格的篩選有貓膩——她們這些人就是選出來色誘太子的!色誘太子啊,想一想,感覺好刺激。楚小蘿拍戲時,沒少拍感情戲,最喜歡撩撥搭戲的男演員,看他們臉紅心跳,飽受**折磨,很有成就感。但她只撩不睡,一是不敢,二還是不敢。當明星的,尤其是女星,得愛惜羽毛,不然,分分鐘艷照門,以至於她二十四了,也沒體會過男女之歡的滋味。這也是她吊威亞出事時的反應——可憐她活了二十四,至死還是個母胎solo。悲哀啊!不在壓抑中滅亡,就在壓抑中變態!楚小蘿變態了——那東宮太子看破紅塵,想皈依佛門,看來是個禁慾的,哎,這種禁慾的,一朝老房子着火,那可是燒得熱烈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