◈ 《楚小蘿沈覆》 第3章

《楚小蘿沈覆》 第1章

楚小蘿料到他會以權壓人,立刻道:「我一個宮女?看來殿下瞧不起我一個宮女。佛門說眾生平等,殿下,您這修佛之心不誠啊。」沈覆:「……」…《楚小蘿沈覆》第3章免費試讀楚小蘿覺得自己很命苦,才過來就要當社畜。關鍵自己還沒了解沈覆呢,這簡直是趕鴨子上架。但她人微言輕,拒絕不得,只能接了食盒,賠着笑:「呵呵,嬤嬤言重了,不勞煩,不勞煩。」隨後,懷着上墳的心情,輕輕推開了殿門。澤恩殿里沈覆還在專心捻佛珠、敲木魚。但當殿門推開,哪怕聲音很輕微,他的耳朵還是微微動了下,隨後,薄唇微動:「出去。」兩個字,依舊冰冰冷冷的。楚小蘿拎着食盒,邁出的步子僵住了——正主發話了,這是進去還是出去?她站在原地,糾結間,打量着沈覆——男人確實生了一副好皮囊。精緻的五官,淡漠的神色,頭戴紫玉冠,烏黑如瀑的頭髮披散下來,坐姿端正,背脊挺直,儀態氣質沒的說。許是常年佛門修行,身上飄散着一股溫暖細潤的檀香,與他冷冰冰的模樣相比,這股檀香讓他多了幾分可親之感。楚小蘿鼓起勇氣,再次邁開了步子。在離他還有三步遠的時候,他驟然睜開眼看過來,那雙眼幽幽的冷戾,似乎能直射進人的內心深處。楚小蘿心頭一窒,停下了步子,怔怔瞧着他——這般幽冷深沉的眼睛實在不像是佛門修行之人的眼睛啊!沈覆也在瞧她——女人!又是女人!一個比一個漂亮的女人!他的好父皇倒是好眼光!那胸是要爆開了嗎!還有那腰!那般纖細不會折斷嗎?他瞧着,心裏莫名湧出一股暴戾感,很想伸手掐斷了。阿彌陀佛,罪過罪過。他閉上眼,雙手合十,長長呼出一口濁氣,冷聲道:「不想死,就滾出去!」楚小蘿:「……」果然好凶,好怕怕,但怕也得上!「楊嬤嬤讓我來勸殿下用膳。」楚小蘿表明來意:「只要殿下用了膳,我就滾出去。」想着他不會輕易配合,很可能還會藉著身份施壓,忙補充一句:「聽說殿下意欲出家,出家人向來以慈悲為懷,還望殿下不要為難我。」這一句就是道德綁架。但沈覆還沒出家,又是冷心冷情的性子,根本綁架不了。「你既然知道我要出家,那就知道我為何不用膳。你不讓我為難你,那你也別為難我。出去。不要讓我說第二遍。」「這已經是第三遍了。殿下,您不用膳,恕難從命。」楚小蘿說著,打開了食盒,食物的香氣立刻飄滿了大殿。沈覆已經一天沒吃飯了,肚子立刻就鳴叫抗議了。「咕咕——」聲音在寂靜的大殿還很響,搞得畫面頓時尷尬了。楚小蘿看着出糗的男人,心裏慌慌的:她不會被滅口吧!事實上,沈覆對於飢餓鳴叫的肚子,並沒有尷尬之感,他只是有些煩,世人總是困於笨拙而無能的身體,他要超脫,必須修佛。「咕咕——」肚子還在叫,叫得他面色浮躁,他快速捻着佛珠,嘴裏低聲念着經文。楚小蘿看出他的浮躁,心裏慌得一批,很怕他喊人把自己拖出去亂棍打死,但面上穩如老狗:「恕我直言,殿下這般做,不僅於事無補,還愚蠢至極。」這話就以下犯上了。沈覆沒想到她敢這麼說,睜開眼,目光犀利地盯着她,低喝道:「你一個宮女,也敢這般置喙我?」楚小蘿料到他會以權壓人,立刻道:「我一個宮女?看來殿下瞧不起我一個宮女。佛門說眾生平等,殿下,您這修佛之心不誠啊。」沈覆:「……」他被她的話堵住了,一時語塞。「你不用勸我,我不會用膳的。」他說著,又閉上了眼,暗覺自己就不該跟一個宮女多嘴。佛言,慎勿視女色,亦莫共言語。果真有理!楚小蘿不知他所想,看他這鴕鳥心態,便也不多勸了:「好吧。殿下既然不願用膳,那我就不客氣了。」沈覆:「……」怎麼個不客氣之法?他聽得生出了好奇心——難道她還敢強行喂他吃飯?想着,眼睛露出一條縫,看她想做什麼,結果,就見她拿了筷子,把食物一盤盤擺出來,自己津津有味吃了起來。這女人!竟然敢陽奉陰違!其實,不怪楚小蘿陽奉陰違,她穿成原主後,就沒吃過飽飯,沒辦法,揚州瘦馬以瘦為美,古時候,又沒運動健身一說,只能過度節食了,原主被一場風寒要了命,原因就是身體素質太差了。她穿來後,有什麼吃什麼,但也吃不飽,更吃不好,如今看着色香味俱全的美食,哪裡還能撐得住?她狼吞虎咽吃得歡,還一邊吃,一邊說:「我替殿下解憂。殿下盡可絕食抗議。您放心,我絕不會讓人發現的。」沈覆:「……」她是故意氣他的吧?在一個飢餓的人面前這麼大口吃飯,簡直罪無可赦!「咕咕——」他的肚子叫得更響了。餓!好餓!從沒這麼餓過!胃裡火燒火燎的!他看着盤子里快速減少的食物,忍不住咽了下口水——想吃。好想吃。這女人太壞了。簡直是蛇蠍心腸!楚小蘿正沉浸美食,看到他咽口水,像是怕他來搶食,迅速端了幾盤食物,離他遠了些。沈覆被刺激到了,手捏着佛珠,指着她:「你、你放肆!」放肆的楚小蘿把最後一盤青菜,也端了過去。她大口吃肉,雞肉,豬肉,牛肉,羊肉,來者不拒,還有各種湯,也是見樣喝一口,顯然是霸道吃獨食的性格兒,一樣沒打算給別人留。沈覆都看懵了:這是哪裡來的宮女?怎的這般粗魯、放肆、沒規矩!「嗝——」沒規矩的楚小蘿終於吃飽了,嗯,應該說吃撐了,還不雅地打了個嗝。「額,不好意思,殿下,我失態了。」她不好意思地笑笑,聲音才落下,更失態的事發生了——她正彎腰收拾一片狼藉的餐盤,「嘣」的一聲,肩帶滑落,酥胸半露。很不巧,她是正對着沈覆的方向。沈覆就這麼不期然地被「色誘」了——還以為她是真的來勸他用膳。果然,最後都免不了這些。一群庸俗之色!「啊!」楚小蘿驚叫着雙手捂胸,抬頭瞥見沈覆眼底的鄙夷,想着外面色誘失敗的美人的下場,忙搖頭解釋:「意外。這是意外。真的是意外。殿下相信我,我絕無勾搭之意。」